零点看书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浜屼節涔﹀眿 鏂伴《鐐瑰皬璇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闊╁墽TV 鐢靛奖澶╁爞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琚獫鐢靛奖 闊╁墽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鐕冩枃灏忚缃 8090褰辫 娴锋涔﹀眿 濂囧褰遍櫌 鐢靛奖澶╁爞 瓒d功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濂囦功缃 椤剁偣灏忚缃 鐢靛奖缃 鍥涜檸褰辫 杈捐揪鍏斿奖瑙 杈捐揪鍏斿奖瑙 闊╁墽缃 娴锋涔﹀眿 鑽夋皯鐢靛奖缃
閰峰褰遍櫌 琚獫鐢靛奖 澶╁爞缃 绛栭┌褰遍櫌 闊╁墽tv 缇庡墽澶╁爞 娣樺墽褰遍櫌 闊╁墽缃 澶╁ぉ缇庡墽 鑽夋皯鐢靛奖缃 娴锋涔﹀眿 鏂扮瑪瓒i榿 瑗跨摐褰辫 涔呬箙灏忚缃 椋庨洦灏忚缃 闆剁偣鐪嬩功 澶╁爞鐢靛奖缃 鎵嬫満鍦ㄧ嚎鐢靛奖 绗斾笅鏂囧 绗斾笅鏂囧 涔濅節鐢靛奖缃 555褰辫 澶╁ぉ缇庡墽缃 閲嶅簡缇庡墽缃 閰峰褰遍櫌 閰峰褰遍櫌 52褰遍櫌 澶╁ぉ缇庡墽 绁為┈褰遍櫌 鏂伴《鐐瑰皬璇 绗竷褰遍櫌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银河坠落 > 12、银河落了吗

12、银河落了吗(1/2)

    第12章

    宋晚栀也不懂,怎么她只是去洗手间一趟、又接了母亲卢雅一通电话的时间,再回来的包厢里就已经空了——

    偌大房间不见安乔校友,只剩私房餐厅的服务人员在打扫厨余。

    见到宋晚栀从门外进来,那几人也很意外:“小姑娘,你那些同学早就下去了,你怎么没跟他们一起?”

    “我接了通电话……”宋晚栀从怔然里回神,“所有人都离开了吗?”

    “对啊,走了估计得有十分钟了。”

    “好,谢谢。”

    宋晚栀朝最近处和自己搭话的人略一点头,就要转身。

    对方却突然想起来:“哦对了小姑娘,大厦里的电梯今晚检修,估计耽搁挺久,你可能得走消防楼梯下去了。”

    宋晚栀身影一滞。她微蹙起眉,下意识地低头看了眼脚踝。

    从昨天开始她左腿就一直明显不适,19层的高度对她脚腕的旧伤原本就是不小的负担,在这两天的情况下只会更严重。

    可她又不能在这里无限期地等下去……

    宋晚栀只得再次谢过对方的善意提醒,问清楚安全楼梯的位置,朝那边走去。

    消防楼梯里安装的是感应灯,周期很短,一次大概亮40秒。

    对于多数骨关节不适的人来说,下台阶远比上台阶的疼痛负担更重,宋晚栀也不能例外。即便有凉冰冰的金属扶手撑着,在下过两叠四折的楼梯之后,她的脸色也已经苍白了许多。

    而在这临近夜里11点的时间里,时不时就会忽然暗下的楼道灯,以及安静到接近死寂却又偶尔会突然听见奇怪声音的楼梯环境,就更让她心脏都快缩成一团。

    在不知道第多少次停下,宋晚栀紧张地朝身后回头——

    “砰!”

    头顶17层消防楼道的门被什么东西猛地甩上。

    宋晚栀还没来得及看清,眼前忽然一暗。

    “!”

    她下意识张开嘴巴,恐惧到极点的情况下却连声音都仿佛被死死摁在了喉咙里。

    在大脑空白的几秒过去,宋晚栀回神,抬起发僵的手用力拍了拍金属栏杆。

    “砰,砰砰!”

    求救似的闷响声唤醒灭下的感应灯。

    重新亮起的楼道里,除了女孩单薄颤栗的身影外,四周空无一物。

    应该……

    只是风吹的吧。

    像被电过一遍似的,竖起的汗毛安抚下去,宋晚栀的腿都软了。她放开被自己屏到快窒息的呼吸,深吸了口气,虚脱似的靠在楼梯扶手前。

    拍得发麻的掌心泛起潮湿的汗意。

    宋晚栀后怕得有点想哭。

    早知道就在19层的私房餐厅外等了。

    大厦里别的楼层早就下班,路过的消防楼门里面都黑漆漆的,这短短的十分钟里她几乎把自己人生里所有涉猎过的恐怖电影或者恐怖故事全都想了一遍,越想越惊栗。

    宋晚栀唯一能想到的缓解办法就是给卢雅打电话,可晚上11点,卢雅应该已经睡了,就算没有,也只会劳她跟着一起担心,说不定还会彻夜难眠。

    于是几次攥起的手机又被放回去。

    宋晚栀再次深吸了口气,向下面半折昏暗的楼道里看了看。

    还剩几级台阶就快要到16层了。

    再坚持一会。

    女孩攥了攥汗意都冰凉的掌心,在痛楚上又加一层虚软感的左脚踝更加无力。她忍着仿佛每一步都在撕扯深处伤口似的疼,艰涩地扶着栏杆向下挪去。

    终于踏上15层的休息平台,宋晚栀仰头看着那个数字,有种攻克某道数学难题后的如释重负。

    只是它还没来得及转为女孩眼尾松软垂下的弧线,光亮就又在眼前陡然熄灭。

    再多遍还是下意识地呼吸一紧,宋晚栀刚攥着手指想去拍身旁的栏杆,突然就听见脚下死寂的楼道内,传来越来越近、越来越急迫的步声。

    有人在往上跑!

    宋晚栀瞳孔一缩。

    紧绷得近麻木的思绪下,这个黑暗寂静到可怕的楼道里唯一的脚步声让她几乎本能地就想转身往楼上逃。

    打算拍亮感应灯的手蓦地攥紧,她没敢发出一点声音,颤着手指去摸手机。

    跑是跑不过的。

    宋晚栀迫着自己慢慢在台阶上不发出一点声音地坐下来,在黑暗里摸出手机,颤抖地输上110,然后她死死地把它攥在掌心。

    “啪——”

    15层的感应灯被跑上来的步声叫醒。

    江肆扶着栏杆转身,几步跨上六七级台阶,身影骤地一停——

    坐在比他高两级台阶的平台上,脸色苍白的女孩紧紧缩在金属栏杆旁,睁大的乌黑瞳仁里湿透了惊恐和雾气,细碎的发丝粘在她微汗的额头和从苍白里沁出潮红的脸颊。再往外,她颤抖的手抬在耳垂下,拇指指尖正死死按着拨号键。

    一瞬寂静到窒息的对峙。

    女孩紧绷的肩蓦地松垮下来:“江……肆。”

    这一声惊惧后的释然近乎呜咽,又更复杂。

    江肆从没听人这样喊过自己的名字,因速攀而急剧跳动的心脏都似乎跟着缓滞了下。

    他漆黑眸子微微沉着,喉结轻滚,被跑步和呼吸压得低哑的嗓音里抑着一丝罕有的失控:“抱歉,我是不是吓到你了。”

    “……”

    宋晚栀没来得及回答。

    紧绷之后骤然的松弛,女孩僵着的手指间手机跌下。隔着两级台阶,江肆俯身一勾,险险在落地前截住了她的手机。

    没接住的是女孩颊前抑不住滚落下来的眼泪。

    细白的薄薄的眼皮被情绪逼迫出惊惧的嫣红色,然后慢慢晕染开,她睁大了眼睛望着他无声地掉了好几颗眼泪,才好像终于感觉到自己哭了这个丢人的事实。

    茶色的瞳低藏下去,她抬起手背慌乱地从颊边擦去湿透的泪痕。

    “没有,”她的声音像藏在眼睫下的眸子一样,被哭腔浸得湿潮,但还努力绷平,“我就是…不小心摔了一下,才哭的。”

    “安乔那些说你‘听话又懂事’的老师们,也知道你这么会撒谎么。”

    “…?”

    宋晚栀不安地抬了抬眼,就见那人修长指节抵着她手机,伸来面前。

    亮着的屏幕上还显示着“110”的未拨出号码。

    宋晚栀僵了下,伸手慢吞吞接住。

    数字被一一退格掉,她心虚地把手机抱进怀里。

    江肆屈膝踩着台阶边棱的长腿落回,嗓音也恢复常态,听来低哑又散漫:“摔了要打110?”

    “……”

    被当面拆了谎,宋晚栀刚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请收藏本站,努力为你分享更多热门小说】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