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浜屼節涔﹀眿 鏂伴《鐐瑰皬璇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闊╁墽TV 鐢靛奖澶╁爞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琚獫鐢靛奖 闊╁墽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鐕冩枃灏忚缃 8090褰辫 娴锋涔﹀眿 濂囧褰遍櫌 鐢靛奖澶╁爞 瓒d功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濂囦功缃 椤剁偣灏忚缃 鐢靛奖缃 鍥涜檸褰辫 杈捐揪鍏斿奖瑙 杈捐揪鍏斿奖瑙 闊╁墽缃 娴锋涔﹀眿 鑽夋皯鐢靛奖缃
閰峰褰遍櫌 琚獫鐢靛奖 澶╁爞缃 绛栭┌褰遍櫌 闊╁墽tv 缇庡墽澶╁爞 娣樺墽褰遍櫌 闊╁墽缃 澶╁ぉ缇庡墽 鑽夋皯鐢靛奖缃 娴锋涔﹀眿 鏂扮瑪瓒i榿 瑗跨摐褰辫 涔呬箙灏忚缃 椋庨洦灏忚缃 闆剁偣鐪嬩功 澶╁爞鐢靛奖缃 鎵嬫満鍦ㄧ嚎鐢靛奖 绗斾笅鏂囧 绗斾笅鏂囧 涔濅節鐢靛奖缃 555褰辫 澶╁ぉ缇庡墽缃 閲嶅簡缇庡墽缃 閰峰褰遍櫌 閰峰褰遍櫌 52褰遍櫌 澶╁ぉ缇庡墽 绁為┈褰遍櫌 鏂伴《鐐瑰皬璇 绗竷褰遍櫌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雪中春信 > 第40章(拨霞供)

第40章(拨霞供)(1/3)

    肃柔一时不知说什么好,这才第一日用他的院子,就忙着要来查看么?

    虽然心里隐约知道,这次会面必定会提及那日杨楼的事,但自己对谜底并没有多大兴趣,只是碍于人家是屋主,既然要来看屋子,也只好应下了。

    竹柏眯着眼笑,垂手问:“小娘子晚间在哪里用饭呢?我们王爷问小娘子,要不要上州北瓦子定个酒阁子,和小娘子边吃边聊?”

    肃柔道:“王爷不是要来看屋子吗,怎么又打算上州北瓦子用饭?”几句话问得竹柏讪讪,她也不细究,只说,“王爷若是要来,就请趁早吧,看完了我好回家。”

    竹柏不敢再啰唣,一迭声应了,忙作个揖快步退了出去。

    雀蓝看看天色,夕阳挂在西边的院墙上,把这上京熏得蒸笼一样。所幸艮岳脚下还有一丝风凉,便道:“小娘子上里头坐会儿吧,今日一定累了,边歇边等。”

    话才说完,乍见外面几个过卖鱼贯进来,一人手里捧着一个食盒,衣裳胸口处写着一个大大的“朱”字。很快到了面前,躬了躬身道:“小娘子点的拨霞供送来了,请问小娘子,摆在何处适宜?”

    雀蓝怔忡着说:“我们并未点什么拨霞供啊,是不是送错地方了?”

    肃柔却知道,必定又是赫连颂的主意。东西既然送到这里了,不好让人退回去,便示意雀蓝把人带到东边的草庐里,别让酒菜的荤腥熏染了贵女们习学的地方。

    那些过卖跟着雀蓝去了,草庐底下有石桌石凳,上面正好可以安排那些东西。雀蓝看着金盏银碟从食盒中源源不断搬出来,不由回身望了自家小娘子一眼。

    最后一盏红泥小火炉放在桌子中央,上头架起了砂锅,过卖昂首鹄立朝门上张望着,见一个身影出现在视野里,遂拨了拨炭,拿火捻子把炉子点了起来。

    门上的人慢慢走过来,神情里带着倦懒,开口就说:“我饿了,今日在军中操练了一整日,没有好好吃饭。”边说边指了指自己的脸颊,“太阳火辣辣照着,快把我的脸晒化了,你看……”

    他低下头让她仔细打量,肃柔嫌弃地往后让了让,但也确实看清了,他右边颧骨上微微红了一片。不过在肃柔看来没什么,身为武将,冬练三九夏练三伏,不是应该的吗。

    当然理虽如此,话却不能太不近人情,于是敷衍了一句:“王爷辛苦了。”对于他不经同意,随意往园子里运送吃食的做法,她也想提一提意见,“不过王爷好像忘了已经将了园赁给我了,日后要吃饭就回王府吧,这是我教授学生的地方,王爷在这里用饭,多有不便。”

    赫连颂听了赧然,“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今日是小娘子第一天授课,应当犒劳犒劳,所以自作主张了一回,还望你见谅。眼下东西既然送来了,小娘子就勉为其难吧!再说小娘子下年还要赁我的园子么?若是要,就请随我入席,千万不要见外。”

    他笑吟吟,摆手遣退了跟前伺候的人,肃柔开始考虑,要不要等契约到期前,重新再找一处合适的院子了。

    她不挪步,他回头瞥了她一眼,又换上个和软的语调道:“我让人送了拨霞供,朱宅园子的拨霞供夏日里吃起来是一绝,请小娘子尝一尝。这世上,唯春光和美食不可辜负,小娘子请入席吧,我还有话和小娘子说,事关你我,你不想听一听吗?”

    所以看屋子只是他的借口,肃柔虽不耐烦应付他,但既然有话要说,她也只好耐住性子和他周旋。

    回身吩咐雀蓝一声,让她打发人先给祖母报个信儿,今日晚些回家,自己提裙迈进了草庐。

    打眼一看,小火炉烧得咕咚作响,盘子里齐整码着片好的肉,底下有青叶衬托,倒也不显得腻味。所谓的拨霞供,其实就是涮兔肉,大夏天里吃这个,让人匪夷所思。不过上京食客们的口味向来标新立异,暑天吃涮锅子,严冬吃绿豆甘草冰雪凉水,也许这就是反其道而行的奥妙吧!

    赫连颂比了比手,请她坐下,腌好的兔骨炖成了浓稠的汤,因加了胡椒,一阵阵的香气里带着辛辣的味道,就像眼前这个呛人的姑娘。

    牵起袖子替她斟了杯梨花酒,他说:“这酒已经勾兑得极淡,几乎没有酒味了。我知道你们姑娘孤身在外不饮酒,这是用来解腻的,不必担心。”

    夹起一片兔肉,放在砂锅里涤荡涤荡,然后放进她碟中调好的酱汁里,“尝尝。”

    肃柔没计奈何,只好低头尝了一口,说实话很是鲜美,酱料浓郁,兔肉嫩滑,先前的那点不悦,因这好味道,勉强消散了一半。

    他看她吃完,比自己吃了还高兴,抿唇一笑,复又往砂锅里添了些肉,娓娓道:“相传林洪入山中拜会隐士,途中猎得一只兔子,苦于没有厨子烹饪,隐士告诉了他这个做法,他便给这道菜取名叫拨霞供,收录进了《山家清供》里。朱宅园子的菜色,多出于《山家清供》……”说着略顿了顿,终于还是切入了正题,“那日在杨楼遇见小娘子,本想与你打个招呼的,但又怕惊扰了你们宴饮,因此没来打搅。”

    肃柔心里嘀咕起来,这话透着牵强,明明那时是孤身一人站在酒阁子外的露台上,哪里会惊扰了别人。不过他遮遮掩掩,自己也不会较真,毕竟打不打招呼都不是什么要紧事,就算街市上遇见错身而过,也是再寻常不过的。

    胡椒在喉头留下一串微辣,她捏起杯子饮了一口梨花酒,对面的赫连颂看她反应淡漠,心里又添了几分失落。

    她似乎对一切半点也不好奇,因为不在乎他这个人,所以什么都能安然接受。然而话头总是要挑起的,否则吃完这顿饭恐怕也无事发生,他只得叹了口气,意有所指地向上看了一眼,“我现在的心,就像这屋顶。”

    肃柔抬头望,草庐的顶部是由稻草纵横交错织就的,他的意思是心里很乱,乱成了一蓬草?

    这下她总算给了一点回应,搁下杯子道:“王爷先前说有话要交待,究竟是什么,还请王爷明示。”

    他的眉眼间隐约有郁色,但也只是一眨眼,便很好地隐藏了起来,换了个苦恼的神情道:“小娘子大约还不知道吧,外面忽然流传起了你我假定亲的传闻。”

    肃柔心下一跳,惶然说:“这件事由头至尾只有至亲知情,家中连下人都不知道,又怎么会有这种传闻呢。”

    赫连颂说是啊,展开折扇,边摇边道:“事情如今很棘手,只怕闹得不好,会传到官家耳中去。那日杭太傅招我问话,也提及此事,我自然不能承认,愤然指责是谣传……不过我今日来见小娘子,还有另一个问题要问你,你与那个王四郎……没什么吧?”

    这个问题问得心惊胆战,很怕她默认,所以他就算老醋喝了一缸,也不敢义正言辞地去指责她。甚至小小的一点不满都要好生隐藏起来,语气也是带着引导性的,然后故作轻松地等她回答,唇角仰得越疲惫,手里的扇子打得越急。

    对面的肃柔这才明白过来,原来他那日的反常,归根结底是因为王四郎。

    怎么解释呢……虽然没有必要解释,但人家既然问起,总不能不应他,于是直言道:“王爷不要误会,王提举的祖母和我祖母是闺中好友,平时常有往来。我与王提举,那日在杨楼中是第一次见面,以前并不认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请收藏本站,努力为你分享更多热门小说】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