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嫁娶不须啼 > 认错(叫雁啄了眼)

认错(叫雁啄了眼)(1/2)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陆仲豫咬牙半晌,才从嘴里挤出“母亲”这两个字来。

大嫂有了身孕,弟妹还没进门,婆母病了,可不得留下二儿媳妇侍疾。

真是好一个天公地道,任谁也不能说嫡母一句不是。

连陆老太太知道儿媳妇急病,都只眯着眼念佛,不咸不淡说了一句:“好好的,她怎么就病了。”

时日还短,大妞虽进门就在陆老太太身上下功夫,可陆老太太并不是只有她一个孙媳妇,情分未到,自不会伸这个手。

大妞已经箱笼都收拾好了,昨儿夜里灯火未熄时,她还轻声问陆仲豫:“学官都管些什么?”

“到了你自会知道,一路舟车劳顿,吹灯罢。”

陆仲豫这几日实在是心情大好,他仕途顺畅,新婚妻子虽是嫡母给他定下的,但心里向着他。

知道定下的是卫家姑娘,陆仲豫也曾在心中衡量过,但他早就想过了,只要不是嫡母娘家的女儿,不论是谁,进了门总会跟他一条心。

就算是嫡母娘家的女儿,但凡不是十足蠢货,总能明白该跟谁站在一块。

陆母不是没打过这个算盘,可她娘家的女孩子们,没有正当年龄的庶出。

外头人许还能听她说几句甜话,看个花架子,以为她是个慈和人。可娘家的嫂子弟妹们,哪个不知道她把陆仲豫这个庶子当眼中钉,岂肯将亲生女配给陆家。

庶女倒是能配,就是得再等两年,但陆仲豫的婚事不能再拖,这才千挑万选,选中了卫家女。

这桩婚事不衬头,可万没想到,卫家夫人竟硬生生把这不衬头的婚事拉平了。

卫家姑娘模样生得标志,可家底不丰。

进门晒嫁妆那日,陆母把能请来的亲戚都请来了,嘴上说是替儿子大操大办,本来办喜宴,沾亲带故的都要来。究竟她心思如何,无人不知,不就是想让大家看看卫家家底不厚么。

没想到那一抬抬的箱笼都是实打实的好东西,一晒嫁妆,几个隔房的妯娌便互相看看,忍不住都要笑出声来了。

其中一个跟陆母不对付的妯娌笑吟吟夸:“嫂子可真是疼儿子,给他挑了这么好的儿媳妇。”

陆母咬牙把婚事办完,等第二日新妇出来敬茶认亲,小夫妻立在一处,正似一对璧人。

又有人说:“真是天上掉下来的好姻缘。”

女眷们背地里笑她,终日打雁,叫雁啄了眼。

前头爷们的事,陆母管不了,外任路子一通,她眼看着庶子庶子媳妇收拾东西,安排下人。

还笑着替他们张罗衣食住行,在老太太面前扮贤良。

早些年还有人吃她这一套,原来是欺负庶子年纪小,不会说。这么多年下来,外头还有谁不知道陆家的底细。

陆仲豫也暗暗起疑,但父亲都点头了,她还能怎么办?总不会真的连遮羞布都不要了罢?

谁知嫡母真会当夜犯急病,硬将珍儿留下,当真不要这块遮羞布了。

陆母虚白着脸道:“莫要误了开船的时辰,待我好些了,再派人把媳妇送去跟你团圆。”话是这么说的,可谁都知道这不可能。

只有大妞还天真,她白着脸,还劝慰丈夫:“你先去,等婆婆好了,我让我阿兄送我。”她家里可还有两个哥哥呢。

到这会儿,大妞越发想念起三哥来,要是她三哥在,定能能替她想出法子来,让她能快点跟陆郎团圆。

陆仲豫见她目中含泪,又强行忍着,有许多话要说,可说不出来。

对她点点头:“等我安顿下来,就派人来接你。”

大妞望向丈夫,目中光彩渐生,她轻笑着点头:“好,那我等你来。”

陆仲豫出了二门,回头还看见新婚妻子站在门前,怒火中又升起酸意,她留下,必是要受苦的。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裴观见陆仲豫深觉受辱的模样:“你姑母是不是再有段日子就能出宫了?”女官们到了一定的年岁,便能得恩典被放出宫来。

陆仲豫早就想到了,他这一年多来,时不时就孝敬宫中的姑母。

姑母进宫之前与嫡母就不和,出宫之后还回陆家来养老。

她是宫中女官,便是出宫,品阶还在,也还能继续拿俸禄。她与嫡母不和,陆仲豫正有机有可趁,替姑母养老。

这些陆仲豫早就想过,可他摇头:“远水救不了近火。”

阿宝一直坐在车中等着,想亲自给大妞送行,她掀开车帘一角,张望了半日也没见到大妞的身影,心知不好。

戴上帏帽跳下车来,疾步走到裴观身侧,刚要张口,裴观就看了她一眼:“陆兄母亲急病,留下儿媳侍疾。”

“胡扯!”她早不病晚不病,偏偏这个时候病,她怎么不登天!

阿宝一句胡扯冲口中而出,裴观眉头微蹙。

一句说完,阿宝自觉失言,不再说话。

“内子失言。”裴观说完,送陆仲豫上船去,直到登船,阿宝都一言不发。

等船开走,阿宝往车上一坐,脱掉帏帽,靠在车壁上。

裴观端坐着,先看她一眼,见她长眉紧皱,满面忧色。

本想等她自己知道自己错处的,可还是叹了口气,忍不住道:“那是陆兄家事,旁人插不了手。”

阿宝僵立着不动,不肯过去,也不肯坐下,这事她是必要通知卫家的。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两人赶紧退出去,松烟还直给戥子打眼色,戥子还站着呢,她在等姑娘的吩咐,只要姑娘一动嘴,她立刻去卫家报信。

“是。”原来她看懂了他的脸色,只是不接他的岔。

可姑爷还在车里坐着,戥子肚里骂了一,嘴上一个字也敢吐,只是跟阿宝一样,咬牙皱眉。

正争论,就见公子站起来,抻抻袍子往外走,也去了卷山堂。

陆夫人留下新妇,陆兄外任三年,若有子嗣也是庶出,挑唆夫妻离心,家宅不宁。

阿宝知道,可她怎么能眼看大妞在火坑受苦。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裴观看着她吃点心,脸色神情还不变,连坐姿都没改过。

松烟无法
,伸手扯了一把她的衣袖,又赶紧放开。

知道卫家人得了信,阿宝总算放了几分心,大步迈过去,坐到竹椅边,随手打开茶食盒子:“都把我气饿了。”

“你都听见了,赶紧给大妞家报信去!”

吃完拍一拍书罢。”

正想看她迟钝到何时,等着她自己认错。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妇人,好毒的心思。

“卫家没人来送陆兄,卫夫人必是已经赶到陆家去了。”只是这些,陆仲豫又怎么会明说。

不意她大大方方吃了他两块茶食饼子,放下盒子擦过手,就这么出门回房去了。

主仆二人回了卷山堂。

裴观垂眉,他脸上虽未露出不悦的神情,但青书松烟都知道,公子不高兴了。

直到那云纹鞋踩到她眼前,她这才放下针线抬头,看着裴观的脸:“你是不是想要我认错?”

“还是你去。”

裴观坐到桌边:“过来,坐下。”

“你怎么知道?”

阿宝扒在窗户边,一看见裴观过来,轻声一笑,转头装模作样拿出针线箩儿,取出绣绷扎两针。

松烟低声道:“放心,咱们公子,就是再生气,也没……”

“不可。”裴观出言阻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请收藏本站,努力为你分享更多热门小说】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