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沦陷 > 正文完结

正文完结(1/3)

第五十六章

“可能不高太行。”

出乎陆时洲意料之中的答案,沈明烟拒绝了自己。

他微微一怔,脑子快速搜索,寻求沈明烟拒绝的理由。

尚未找到正确答案,蓦地,却听闻沈明烟笑了两声。

“之之晚上的航班到佛罗伦萨,我要去接人。”

先前参选的旗袍取得的名次不低,林映之这趟过来,也是为了之后的展会做准备。

提前半个月抵达,沈明烟奔赴机场,给予好友一个大大的拥抱。

林映之反手抱住人,力气很大。

沈明烟只当是对方想念自己,未曾多想。

小助理提着大包小包,紧跟在其后。

连着坐了这么长时间的飞机,却怎么也挡不住她脸上的亢奋和激动。

东张西望,好奇心全写在脸上。

也就只有在看见沈明烟,好奇才渐渐被揶揄取代。

“烟烟,你是不是……”

复合过于直白,小助理重新换了一套说辞,“我们都看见陈鸣发的照片了,拍得真好!”

搂着自己的手臂忽的一紧,沈明烟还以为林映之有什么不适,匆忙松开人。

和好友久别重逢的画面,最后却成了小助理八卦的现场。

小助理顺便告诉沈明烟,当时和林映之打官司的那个小模特。

“信立拒绝接她的案子,好像是闹了矛盾。”

“是吗。”沈明烟轻声。

时间间隔太久,她甚至都忘了还有这号人物存在。

三人行至出站口,林映之示意小助理自己先回酒店,她多陪沈明烟一会。

不用陪老板,自己一人能在异国他乡游玩,小助理求之不得。

火速找了一辆出租,钻了进去。

林映之:我们去哪,你家?

若是平时,沈明烟肯定一秒答应,只是家里还有一人。

还是林映之不喜欢的陆时洲。

她迟疑:“陆时洲在家,你要是不介意,我们晚上可以一起吃。”

林映之当即拒绝:不要了。

难得见林映之孩子气的一面,沈明烟眉开眼笑,挽着好友的手往外走。

“知道你不喜欢,我之前就选好餐厅了!”

沈明烟晃晃手机,“法国菜,味道还不错。”

林映之:是你第一次吃的那家吗?

沈明烟嘟囔:“是吧,我好久之前吃的,记不清了。”

林映之的记忆力向来不错,沈明烟没在这个问题上多做停留。

直接带人前往餐厅。

菜式做了改良,正好适合华人的口味。

一顿饭宾客尽欢,沈明烟揽着林映之,踱步走出餐厅。

“这附近还有一个小教堂,你如果有兴趣,我们可以……”

还未踏下台阶,袖口忽然被人攥住。

步子停下,沈明烟转身看人:“怎么了?”

连着在心里憋了多时的问题终于抛出。

林映之:你和陆时洲……真的在一起了吗?

微博上的照片林映之看过,沈明烟也曾在微信上告知过自己。

然而林映之还是存了最后一点侥幸。

林映之:他对你一点也不好,根本就不适合你。

林映之:烟烟,你确定……陆时洲真的喜欢你吗?

林映之:或者……他会爱人吗?

沈明烟那么多年的付出,林映之都看在眼里。

就算是石头,十多年的感情也捂热了,可惜陆时洲就是不为所动。

林映之皱着眉,为沈明烟打抱不平,更怕沈明烟又白白在陆时洲身上糟蹋十多年。

人的感情消耗是有限度的,无限制的索取最终都不会落得好下场。

“他……”

迟疑半晌,沈明烟终将“感情迟钝”四个字收了回去。

她听过母亲对那场往事的描述,只是语言铺陈,就足够触目惊心。

而当时面临那个男人的陆时洲,也不过是幼小孩童。

情感障碍是陆时洲的私事,不能开诚布公,放在明面上和林映之相谈。

沈明烟哑然片刻。

林映之不紧不慢:你以前对他那么好,可他是怎么对你的?

林映之细数陆时洲的“罪行”,一桩桩一条条,皆有迹可循,不是凭空捏造。

不知道是不是提到陆时洲的次数太多,沈明烟甚至还闻到一抹熟悉的香水味。

淡淡的檀木香,和今早陆时洲喷的如出一辙。

猛地往后看了看,街道行人匆匆,金发碧眼,却没有一张面孔是熟悉的。

沈明烟疑惑收回视线。

再三和林映之保证自己绝对不会再受委屈。

林映之将信将疑。

本来说好的晚上陪林映之一起住酒店,不想送去展会的旗袍临时出了差错。

林映之连夜赶工,打发沈明烟自己回家睡觉。

没有提前告知,沈明烟踏进小院时,整间屋子都静悄悄的。

坐落于夜色中。

门廊下的点着几盏小桔灯,为夜色增添几抹光亮。

推开门,屋里一片安宁。

……这么早就睡了?

虽然好奇陆时洲的入睡时间,沈明烟还是放轻脚步。

蹑手蹑脚踏上台阶。

倏地,客房传出一声异响。

像是有东西滚落在地。

沈明烟抬脚的动作顿住,下意识望向那扇紧闭房门。

身子渐近,隔着门,未曾听见里头任何动静。

沈明烟疑惑抬手。

正想着敲开门,不想手背刚触碰到门板。

房门无声推开,光影溜进屋内,留下一点光亮。

床上隆起一团黑影,高低起伏,看得并不真切,只依稀看见几分轮廓。

“……陆时洲?”

很小的一声,并未得到任何的回应。

沈明烟双眉紧拢,快步走了过去。

仓促之间,挥动的衣袖不小心打翻床头柜上的瓶罐。

一连串的哗啦声响起。

沈明烟不由睁大眼,惊得停下脚步。

视野逐渐适应了黑暗,自然的,沈明烟也看清了地上散落的白色药片。

零零散散好几瓶,药片大小不一,全英标注。

沈明烟瞳孔微缩
,电光火石之间,她倏地想起什么,猛地回过头。

床上隐隐有窸窣声响起,陆时洲半撑着身子,朦胧中看见沈明烟的身影。

还以为是自己出现幻觉。

他低低一声:“……烟烟?”

沈明烟循声望了过去。

意识到眼前的沈明烟不是自己幻想出现的,陆时洲骤然一惊,脸上掠过好几分慌乱。

惊慌失措坐直身,陆时洲肉眼可见的慌乱:“你怎么、怎么回来了?”

余光瞥见沈明烟手中的药瓶,陆时洲瞳孔一紧。

向来能言善辩,此时却找不到任何借口解释药片的用途。

更为心惊的是,沈明烟好像并不意外。

反射弧延长,陆时洲后知后觉,沈明烟好像知道了那段往事。

“你……”

未尽之语皆在沈明烟脸上呈现。

久居心底深处的秘密忽然被人剥开。

陆时洲一身的狼狈不堪,晚间沈明烟和林映之的对话忽的出现在脑海。

他喃喃,唇角勾起几抹苦涩:“……你都知道了。”

怪不得最近,沈明烟都不让自己和奶糖接触。

一旦奶糖出现在自己身边,沈明烟总是如临大敌。

生活点滴的蛛丝马迹渐渐连成线索,陆时洲揉着眉心。

一时之间分不清沈明烟原谅自己,是因为爱意,还是……怜悯。

虽然丁点也不想和这个词挂钩,陆时洲不得不承认,自己有过片刻的动摇。

一时不察,心里话也说了出来。

还未从沈明烟口中得到任何回答,倏然紧攥的手指被人强行剥开。

果不其然,沈明烟在陆时洲手心看见了答案。

红痕明显,再深一点,估计直接见血。

沈明烟深吸口气,声音也沉了沉。

“你之前手臂受伤,也是自己弄的?”

陈述的语气,显然沈明烟已经得知事情的真相。

“陆时洲,你不会真的以为我是因为可怜才和你复合吧?”

陆时洲怔怔望着沈明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请收藏本站,努力为你分享更多热门小说】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