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鐢靛奖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涔濅節鐢靛奖缃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缇庡墽澶╁爞 缇庡墽澶╁爞 闊╁墽tv 瑗跨摐褰辫 鍏ㄨ兘褰辫 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琚獫鐢靛奖 娴锋涔﹀眿 濂囦功缃 闊╁墽鐢靛奖缃 闊╁墽TV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当Gin失去阴间滤镜 > 第76章 第七十六章

第76章 第七十六章(1/2)

安和民宿坐落在静谧的住宅区,周围大多是当地居民的房子。

虽然近几年美国岛的旅游开发给当地小镇居民带来了不少收入,但是从这些简陋的房屋仍旧可以窥见这里过去的贫穷。

来来往往的村民穿着打扮都朴素简单,看向游客的眼神也都温和热情。

工藤新一已经看到不少村民拉着游客介绍当地旅游特色了,还有许多人邀请游客去他们家暂住。

“真是热情好客啊。”

他心里感叹,和服部平次一起走进安和民宿。

前台,黑羽快斗三人刚刚拿了房间钥匙。

回头便看见飞机上“大出风头”的两个同龄人侦探。

关于工藤新一和黑羽快斗几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长相,在航班上,这几人已经惊讶过了。

不过两个当事人都一副不在意的样子,其他人就算再怎么好奇,也不会多窥伺朋友的。

五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人碰面,彼此对视,然后态度友好地互相打招呼。

“没有这么巧的事吧,日本哪有这么多高中生侦探毫无缘由地聚集在一间民宿……”

新一默默想:“没猜错的话,这三人应该都是聊天室里的成员吧。”

眼前三个少年人在飞机上的表现已经足够获得工藤新一的欣赏和信任,这让他不自觉对聊天室的警惕心也下降几分。

白马探盯着工藤新一,微微挑眉:“工藤君,可以冒昧地问你一个问题吗?”

“……嗯,请说吧。”

新一在现实里很少见到这样克己守礼的同龄人,倒是和他那位绅士般的父亲有点像。

他目光一动,心道:“像英国人的作风,是从英国留学回来的吗?”

白马探笑了笑:“工藤君最喜欢的侦探是福尔摩斯吗?”

“当然——”

工藤新一下意识道。

话音还没落,就硬生生顿住了。

然后就见对面风度翩翩的少年不知为何语气有些遗憾:“果然啊……”

“再次自我介绍一下,工藤君,服部君,日安,我是白马探,也是来自sliver的华生。”

服部平次眨了眨眼睛:“哇哦,这么直接的吗?咳,那——你好,在下服部平次,也是武士。”

黑羽快斗闻言,眉头一跳。

“武士?是那个老是和我斗嘴的家伙?原来这家伙和我差不多大啊……”

他咂巴咂巴嘴,在其他几人依次报上代号时,突然动作潇洒地从外套里抽出一张纸。

男生五指修长,夹在指间的单薄纸页被他轻飘飘甩到半空,然后骤然自燃。

白纸在几个呼吸间被焚烧殆尽,灰黑的纸屑洋洋洒洒地幽幽飘落。

就在大家都没反应过来时,那些纸屑忽然炸开——

一朵朵像是刚刚采摘下来的鲜红玫瑰华丽地绽放,轻巧地朝几人落下来。

工藤新一和服部平次茫然地被玫瑰砸个正着。

而白马探和小泉红子则是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动作自然地接住玫瑰,心里不约而同地吐槽:“这家伙又开始了啊……”

处于众人视线中心的黑羽快斗扬起嘴角,笑容灿烂地右手一张,凭空变出一张画着黑白小鬼的扑克牌,帅气地竖在食指和中指之间。

“表演——结束!”

他笑嘻嘻的:“我是poker,你们好啊!”

服部平次:“哦——嗯嗯嗯?你就是那个傻扑克脸?!”

快斗:“……嘁。”

平次:“喂喂喂!你什么表情啊!”

白马探侧头看向工藤新一,从后者脸上看出些什么,不由得歪头:“工藤君是觉得奇怪吗?”

新一呃了一声,挠挠脸颊:“稍微,有点吧。”

他吐槽道:“怎么说呢,好像poker现实里是这个样子,也不是不能想象?我以前还怀疑他是在装小孩来着。”

“这样啊,实不相瞒,我也怀疑过呢。”

白马探轻笑:“不过事实如此,黑羽这家伙,人可不貌相嘛。”

“喂喂,我和那家伙可是有一张一样的脸啊……”

工藤新一睁着半月眼。

“嗯?好吧,不过明明长相一样,却完全不会认错了,光看外表,工藤君还是比黑羽君要聪明那么一点的。”

“……欸,这样吗?咳咳,那好吧。”

小泉红子来回看了两眼这两个侦探,心里啧道:“白马探啊白马探,看不出来啊,你居然还会帮快斗隐瞒身份吗,啧啧。”

他们五个都是事先在网上预定了房间,工藤新一和服部平次互为隔壁,而黑羽快斗三人则是住在走廊的另一头。

但是也巧,都在二楼。

几人聊着天上了楼,各自回房间收拾行李去了,临走前还约好下午一起逛一圈附近的村庄,就当是“探索”前的拓展地图。

而与此同时,松田阵平几人刚刚把逮捕的犯人移交给当地警视厅。

从上次摩天轮事件结束后,松田阵平收到上面的调令,和萩原研二之前一样,被调去了搜查一课。

这调令来得莫名其妙,但警察的职责就是要服从命令。

松田阵平就算有意见也只能憋在心里。

他戴着墨镜,懒洋洋地站在太阳底下,偏头看向萩原研二身边的年长警官:“诸伏警官,你也是来这边出差吗?”

诸伏高明摇头:“不是的,松田警官,我这次来美国岛,是与一些友人相约,所以提前和警视厅请过假了。”

萩原研二摸摸下巴:“挺巧的欸,我和小阵平也是和人约好了,不过搜查一课刚好有要和这边警视厅交接的工作,所以我们俩就领了个公差。”

“嗯,也不错。”

阵平和研二与诸伏高明早就互相认识了。

毕竟后者是他们警校时期相当要好的友人的兄长,以前诸伏景光在警校时,诸伏高明也曾借着出差的机会过来探望。

后来景光和零一起失踪,阵平和研二就没怎么见过诸伏高明了。

但高明先生这么一双和景光极为相似的眼睛,纵使松田阵平两人都见过几面了,这次也还是忍不住想起那位失踪的友人来。

诸伏高明是什么人。

他的能力算得上是警视厅金字塔顶端的级别了,自然把这两个后辈悄悄的打量全部看在眼里。

他在心里轻轻叹气,面上像是随口询问道:“松田君,萩原君,最近有景光的消息吗?”

诸伏高明对于弟弟在做些什么危险的事,心里比谁都清楚。

他毕竟比松田几人走得远站得高,知道的内幕也更多。

但他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就算心里明白诸伏景光
去了极为危险的地方卧底,生死未卜,也还要假装成无知的兄长大人,对弟弟的挚友问这些注定没有答案的问题。

诸伏高明神色有些郁郁。

而事情似乎并不如他所想的那样。

两个年轻的后辈听到他的询问,脸上的表情并不是担忧和默然,而是有些微妙的犹疑。

诸伏高明心口一跳,脸上不动声色,慢慢开口:“你们……是见到景光了吗?”

松田阵平抬了抬墨镜,慢吞吞道:“算……是吧。”

景光的哥哥这么问,应该……不用瞒着吧?

萩原研二苦笑道:“诸伏警官,不是我们不想告诉你,事实上,我和小阵平见到景光的时候,他正和其他人走在一起,我们也不方便靠近,只能看着他们离开……”

“其他人……”

诸伏高明愣住了。

他没想到这两个年轻人居然真的这么巧见到自己那个正在卧底的弟弟了。

下一刻,他心里便陡生了些许寒意。

和景光走在一起的其他人,这肯定是那个组织的人吧!

诸伏高明脸色一下子严肃起来:“松田君,萩原君,之前我没和你们说,但现在我认为我需要告知你们。”

“景光正在完成一个极其危险的任务,他身边的任何人都非常危险,不管你们在什么情况下见到他,或是见到他身边的什么人,都请务必尽快远离,一定不要插手!”

萩原研二顿了顿,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和诸伏高明解释。

黑泽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请收藏本站,努力为你分享更多热门小说】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