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夺娇 > 70. 归家(正文完)

70. 归家(正文完)(1/3)

纵使进了地道嘉月依旧不敢停下休息半刻。

与援军汇合前她都不能放松。

“夫人,你有没有听到脚步声”

跑得昏昏沉沉,全身湿透,冷得近乎麻木的嘉月此刻头晕眼花,耳畔嗡鸣阵阵,时远时近,让她有些想作呕,自然也听不清什么声音。

她说不出话,只艰难地动了动脑袋。

身体比她好许多,又时刻保持警惕的秋玉压着心头的恐惧,咬紧牙关,拉住只顾着踉跄往前的嘉月,利落地趴下,将耳朵贴在冰冷的地面上听了片刻。

没一会她的眼神就变了。

手脚并用,秋玉惊慌又狼狈地爬起来,这次她直接扶住软靠在墙上,双眼已经快没了聚焦,精疲力尽的嘉月的腰,用尽全身力气疯了一般地带着她往前跑。

追在她们身后的人将这些动静尽收耳底。

加快脚步的同时,唇角却扬了起来。

在漆黑幽静,凉意森森,只有脚步声回响的冗长地道里,她伤疤遍布的面孔上露出这样的表情,无疑会让人毛骨悚然。

跑了近一半路程时,赤着一只脚,袜子湿透磨损,脚底鲜血淋淋的嘉月终于也听到了离她们已然很近的声音,心脏几乎漏跳一拍,僵麻的两条腿打架,整个身子骤然失控,软倒下去。

这一次力气耗尽,同样心惊肉跳的秋玉没能扶住她,被她带着倒在了地上。

趴伏在冰凉地面的这一刻,主仆二人眼中都划过一抹相似的绝望。

只是她们都不曾放弃,挣扎着起身。

可当二人互相搀扶着站起来时,追在她们身后的人也已经一点点出现在视线之中。

地道里很黑,嘉月有几分溃散的瞳孔只依稀映出模糊的,重影纷纷的纤细人影。

她拔.出匕首,并上哆嗦的唇瓣,合紧上下打架的牙齿,和秋玉一道踉跄着后退。

虽然她们是两个人,却都筋疲力尽,纵使对方也是女子,她们也很难从她手上逃走。

若她会些武功便更加渺茫。

可嘉月和秋玉都不想死。

“你是谁。”

她最终停下脚步,颤抖无力的双手握紧了冰冷的匕首,指向离二人越来越近的人。

对方最终站定在离嘉月手中匕首寸余的地方。

只听一阵短暂的窸窣声,她从怀里掏出一根火折子,对着自己的脸。

微弱的火光亮起的一瞬,三人的视线也清晰起来,满脸刀疤的女人猛然凑到嘉月面前,胸口贴着她的刀尖,再往前几分便要血溅当场。

饶是秋玉在看清她脸时也尖叫了一声。

而嘉月因为太过害怕和惊愕,忘记了怎么开口。

尽管眼前人的脸可以说是面目全非,但她依旧认得出来。

下意识地咽了咽喉咙,这微弱的吞咽声也打破了三人之间可怕而诡异的寂静,空气似乎也重新有所流动。

嘉月翕动着唇瓣,艰难地挤出口两个字,嗓音干涩,甚至有几分极易让人动容的无助和嘶哑。

“东枝”

五岁那年嘉月在街上遇到了从窑子逃出,正被人追打的东枝,将她买了回来。

自此以后东枝便一直陪在嘉月身边,贴身伺候,备受她的信任和喜爱,连乔氏都不敢过分使唤于她。

两年前一时不忍,嘉月甚至险些赔上自己的命去救她。

如今东枝变成这样,却还要追着她索命。

“两年前你明知我掉下去,却视而不见,将车门紧闭,此刻又追我至此。”

“东枝,你究竟是为何?”

纵使眼前面目狰狞难辨的女人因为她的话直起了身,嘉月也没有放下手中的刀。

她们主仆之间的情分在她选择视而不见的那一刻就尽了。

如今东枝是威胁她性命的恶人。

“那我今日就再告诉你件事。”

“两年前,你背后有一只是我的手。”

东枝转身用火折子点燃了墙上嵌着的烛台里的烛灯,这一段地道敞亮不少。

而她这句话也让嘉月险些握不稳刀。

惊痛过后便是茫然。

因为东枝与她年岁相仿,再加上怜惜她凄惨的遭遇,嘉月平日里待她极好,她的吃穿用度甚至赶得上寻常官宦人家的小姐。

可这一切的好竟就换来十年后那一推。

她不明白。

“我恨你,所以就算温嘉清不推,我也要动手。”

她一边说着,一边去点对面的蜡烛,而回过神的嘉月与秋玉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读到了相同的意思。

拖延时间,越久越好。

“东枝,主仆十年,我从不曾薄待你,甚至冒着危险去救你,你凭何恨我?”

嘉月的声音有几分干哑,她淋了雨,全身湿透,还在阴凉的地道里,身子直哆嗦,每说一句脑袋里某根紧绷的弦就跳得厉害,疼得让她想作呕。

好在有秋玉扶着,让她依靠,嘉月不至于站不住。

“我凭什么不能恨你?!”

“就是因为你们我和我娘才会过那种生不如死的日子!”

“明明我身上也流着温氏的血,却只能接受你高高在上的施舍,做你身边一个低贱的下人!”

她的字字句句刺耳尖锐,在地道内幽幽回响,久久方才平息。

没有人告诉过嘉月,她自然不懂东枝说的这些是什么意思,只努力定睛去看她。

身体太难受了,以至于她甚至很难再有一些情绪,只能拼命与痛苦和随时会将她吞没的黑暗做斗争。

若在此时倒下,她和秋玉就都活不成了。

陆凛,你快些好不好,我快撑不住了

纤长的眼睫缓慢地扇了扇,嘉月挤着力气,再次开口:“我若不施舍你,你此刻便也不能站在我面前,口口声声,理所当然地诉说恨意。”

“更何况你们的遭遇和我们有何关联?”

“而且温家又怎会有血脉流落在外?”

将手中的火折子吹灭,随意地丢在身后,东枝冷笑起来,再一次逼近举着刀的嘉月,狞笑着道:“温嘉月,你真是蠢得可怜。”

“崔知韵那贱人有孕的第二个月,我娘和温禾承有了露水之缘。”

“谁曾想这窝囊废连纳个妾的胆子都没有,只把我娘养外面。”

“后来那贱人知道这事早产死了,他就想用一笔钱把我娘打发走。”

“眼看着日子要熬出头,傻子才走,我娘在京城郊外的观里偷偷生下我就准备上门将事闹大,逼温禾承这废物纳了她。”

“结果刚进城就被安国公府的人抓住,毒哑了喉咙,废了双腿送进窑子!连我这
个襁褓里的孩子都不放过!”

“温嘉月,你说我凭什么不能恨你们?”

“我又凭什么要稀罕你的施舍?!这些都是你们欠我的!你用命来偿都不够!”

东枝说的这些嘉月都不知道,若不是名字熟悉,她甚至觉得是她得了失心疯,在说胡话。

父亲,你当真糊涂至极,也让我们失望至极。

嘉月缓缓合上涌出泪花的眼睛,再睁开时里面依旧是一片平静。

“欠你的不是我,更不是我娘。”

“你娘背主爬床便已是大错,我父亲意志不坚,优柔寡断,同样是错。”

“而外公他们不过是做了父亲本该做,却一直拖着没有做的事情。”

“你若真觉不公,便去怪给你命的两个人。”

嘉月此刻没有多余的力气再支撑一些剧烈的情绪起伏,她说完话后便垂下眼帘虚弱地喘.息了半晌。

“她们一个死一个走,我去哪怪!”

“你们这些千金小姐有的我原本也该有!我要你还给我!”

嘶吼着说完,东枝便猛然挥落嘉月手中举着的刀,从怀拿出藏着匕首狠狠朝她刺了过来。

而恢复了一些的秋玉立刻反过身扑向嘉月,将她护在自己怀里,锋利的刀尖割开她衣服的同时,二人也双双摔倒在地。

东枝扑了个空,看着将嘉月压在身下,死死护着她的秋玉,瞳孔里有一丝细微的波动,而后便举起刀要往她背上刺。

双臂紧紧环抱住秋玉的背,被护在底下的女子死死瞪着那满是血腥的锋利刀刃,余光扫到她狰狞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请收藏本站,努力为你分享更多热门小说】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