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鐢靛奖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涔濅節鐢靛奖缃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缇庡墽澶╁爞 缇庡墽澶╁爞 闊╁墽tv 瑗跨摐褰辫 鍏ㄨ兘褰辫 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琚獫鐢靛奖 娴锋涔﹀眿 濂囦功缃 闊╁墽鐢靛奖缃 闊╁墽TV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从冥府退休后进了无限游戏 > 20、蓝山精神病院(二十)

20、蓝山精神病院(二十)(1/1)

我靠!

这回连陆小琴都不哭了,愣愣地看着他。

解方澄用眼睛余光看见她的表情,以为她是吓呆了。

他想了想,干巴巴地开口:“没事啊,我让何新去一楼叫齐蝉阳他们了,他们一会儿就上来陪你。”

陆小琴:“……啊。”

解方澄实在不会安慰人,说完这句后就把头又转了回去,看着韩奇,冲他扬扬下巴。

“你离那么远干什么?离那么远你能看清楚我有病没病啊?”

韩奇赶忙:“你没病。”

“??你看了吗你就说没病?”

韩奇心说这谁敢说你有病啊?

他磨蹭着从墙边一点点挪回到座位上,身上原本吵来吵去的嘴巴们都安静如鸡。

陆小琴看着刚才那么恐怖的n现在乖得像个鹌鹑一样,忍不住又看了一眼坐着的解方澄。

n一坐到位置上,解方澄手往前一伸。

“哐当”,韩奇立刻又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秒速贴回到了墙边。

解方澄:“……”

他无语:“我拿我棍子,你跑什么?”

韩奇咬着牙,自己把棍子从肩膀那儿抽了出来,遥遥地递给他。

解方澄接过棍子后还问:“有抹布吗?”

韩奇摇了摇头,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他。

解方澄略一思索,又把棍子递给了韩奇。

“那你帮我擦一下,擦干净点哈。”说着还抱怨,“你看棍子上都是你的血。”

韩奇:“……”

陆小琴:“……”

这一刻,看着韩奇脸上的表情,陆小琴甚至诡异地有点同情这n。

韩奇闷不做声地把棍子拿过来,低着头用白大褂擦干净,再递给他。

解方澄满意地把棍子往地上一杵,冲他扬扬下巴:“来吧,会诊吧,你刚才怎么会诊的?”

“……”韩奇咬着牙,“你没病,你可以出去了。”

解方澄拍桌子:“你看都不看,这么不认真,找打啊??”

韩奇只能再磨蹭地坐了回来,身体后仰着,大的吓人的眼球上下扫视他,扫了一会儿才开口:“你没病,行了吧?可以请你出去吗?”

解方澄摇头:“我不出去。”

“你……不要捣乱正常的就诊流程!”

这一个病人就算了!韩奇现在的心态已经从“挑选猎物”到现在只想有机会能“偷吃猎物”。

他都不打算对这人下手了!

但解方澄还是摇头:“我不出去,你管我呢。”

这时门口走廊上传来凌乱的脚步声。

何新在前面领路——他脸上一道红肿的痕迹,看起来像被什么东西抽了一样,走路一瘸一拐的,表情还有点委屈,跟几分钟前那副马上要进食的怪物形象反差极大。

等到了门诊室门口,何新扭头就跑了。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薛凯探头一看,立刻又把脖子缩了回来。

他拍拍胸口,脸色苍白,小声说:“韩奇身上都是血,不知道是谁的,好可怕!”

齐蝉阳也赶忙往里一看,沉默了。

屋里三个人,韩奇现在身上布满血迹,乍一看很可怕,但再一看屋里,剩下两个玩家,陆小琴坐在墙边,那么胆小的妹子此时都敢抬着头,看看韩奇再看看解方澄。

还剩一个解方澄……

他把棍子往肩上一抗。

“你这是诊断完了是吧?我没病对吧?”

韩奇:“……对。”

“接下来该谁了?哦,小琴。”说着解方澄看韩奇,“她有病吗?”

韩奇眼珠转动,看着陆小琴。

陆小琴胆子还是小,跟他对视一眼后立刻害怕地转移了视线。

这才对嘛!

韩奇这么想着,嘴角刚要露出一个微笑,坐在椅子上的解方澄站了起来,棍子往地上一杵,看着他。

韩奇“……”

他只能摇了摇头:“没病。”

“行,那下一个。”

解方澄扭头。

门口的玩家跟叠罗汉一样偷偷伸着头向着门里看,六张脸写满了震惊害怕茫然懵懂,还有一张……

“小阳啊,你先来吧?”

被点名的齐蝉阳从罗汉里走出来。

他神色平静,感觉再出现什么神奇的场景都不意外了。

“来,你坐这儿。”解方澄把椅子踢给他,跟门神似的往桌子旁一站,看着韩奇,“你不喜欢给人会诊吗?诊吧。”

当着这杀神的面,韩奇只能也说:“他也没病。”

“下一个。”

一直到玩家们都做完会诊,大家还都感觉如梦似幻的。

薛凯小声问:“这到底什么情况啊??”

这位姓解的玩家不也是新人吗?他怎么看起来比n还凶??

齐蝉阳仰天长叹:“一言难尽。”

就在大家都走出会诊室的门口时,解方澄想起什么,又转过身去:“对了,中午吃饭多加一盘肉丸子,你记得跟厨师说。”

韩奇脸色一黑,但看着他抗在肩膀上的棍子,也只能屈辱地点了点头。

解方澄很贴心,还开口问正在惊悚地看着他的玩家们:“你们有什么想吃的菜没有?趁这个功夫一块儿点了。”

众人僵硬摇头。

解方澄这才走出会诊室的门。

有素质的解经理还不忘随手关门,关门前还再提醒一句:“肉丸子,别忘了。”

韩奇幽怨地看着他。

等从会诊室离开,再回到一楼的阅读室,玩家们诡异的沉默后,薛凯先举起手,小心翼翼地看着解方澄:“那个……我,我能问一下吗……为什么何新看起来很怕你啊?”

解方澄淡然:“哦,他被我打过。”

“……???”众人茫然。

薛凯又问:“那……韩奇为什么看起来也很怕你啊?”

解方澄:“他也被我打过。”

孙淼先反应过来:“也就是说,解哥你是能打过n的是不是??”

“对。”

孙淼双眼放光:“那我们为什么不直接把n都打死,这样我们不就都安全了?”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不行。”

齐蝉阳惊讶地看了眼同样开口说“不行”的解方澄。

这人看起来我行我素横行霸道的,其实还是比较遵守副本规则的嘛!


这种局势不明的副本是不可以随便杀掉n的,因为指不定哪个n身上就有关键性线索。

《不要应答》这种恐怖游戏不仅仅是考验实力,也考验智力,必须得是局势明朗之后才有选择性的除去一些危险n。

他们这才是进副本的第二天,不可能直接去把n杀掉,这是玩家们默认的经验规则。

齐蝉阳还以为这人不会管这些的,没想到他只是看起来吊儿郎当,实际上还是比较严谨的嘛!

齐蝉阳刚要开口解释,就听见一旁解方澄正在循循善诱地跟众人说道:“杀了他们,走廊谁扫?地谁拖?卫生谁搞?垃圾桶谁倒?马桶堵了谁通……最重要的,饭谁做?”

做得还挺好吃。

还真有人听完后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

齐蝉阳:“……”

解方澄:“所以你看,这就是通关副本的智慧。是吧小阳?”

齐蝉阳无语的看着他。

……是个头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请收藏本站,努力为你分享更多热门小说】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